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未完成的处女作
未完成的处女作
  当年我是一名知青,插队落户到离我镇上几公里远的一个山村。
 
  在那些种田人看来,我就是一个只会识文写字的白面书生。虽然村里人大多 实在,帮我的不少,但也有个别人喜欢拿农活欺负我,让我在地里出洋相,觉得 很开心。
 
  到了水稻插秧的季节,我与大家嘻嘻哈哈地去水田里插秧。那个时候插秧讲 究横竖成行,间距均匀,插深了要死苗,浅了会浮苗。所以,没有多少经验的我 插得很认真。
 
  插着插着,就听到周围响起一片嘻笑声,抬头一看,四周田埂上站着的村民 在朝我笑,再一看,我还在水田中间,左右与后面都被人把秧苗插满了。晕!我 被包围在水田中央了!顿时脸上一阵潮红,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也尴尬地笑了。 
  “你们好意思笑?全是神经病!”话音刚落,但见一位红衣少女叭察叭察就 趟过来,接过我手里的秧苗:“阿文,别管他们,你上去吧,我帮你插。”这句 话如果出现在现代,会出现不少的联想,但在那个年代,我心里只有感动、感谢。 
  帮我的女孩叫小翠,出落得很是漂亮,住在我一个村,平时虽然认识,却从 未搭过话。只见她灵巧的双手上下飞舞,一排排整齐的秧苗象绣花一样点缀在水 田。
 
  收工的时候,我赶上去想对小翠说声谢谢,小翠好象知道我要说什么,立即 摇摇头说:“没事的,刚开始都这样,慢慢地就会了。”然后莞尔一笑,跑开了。 
  她这一笑,让我突然感到一种亲切,一种关心。看着姑娘壮实丰满的背影, 心里似乎有了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自此之后,我与小翠就算真正认识了,她很少上街,经常问我街镇上的一些 事,我也乐意说。她家做了好吃的,忘不了给我送一些过来。我以为可以与小翠 有更多的机会,却听村上人说她已经有了对象,在部队当兵,就不太敢与她有过 多的接近。
 
  让我终生难忘的一幕,发生在第二年的清明时节。
 
  那是我们镇上一年一度的集市,农民们带着农具家具上街赶集游玩,客商小 贩及剧团魔术团等也云集于此,每次都会把小小的集镇挤得水泄不通。
 
  我喜欢清静,那天没去村里,下午一个人呆在家里看书,只听有人敲门,开 门一看,是小翠:“啊,你怎么来了啊?”
 
  小翠脸上红扑扑的的说:“怎么?不欢迎?”
 
  “不……不是,快进来。”我赶忙把她迎进来。她拉出身后一个大约十四、 五岁的小姑娘:“我和我堂妹来赶集,路过你这里,渴得要命,给点水喝行不行 啊?”边说边又笑了。
 
  我说:“这还有不行的,我这有凉开水,快坐着喝。”
 
  两人一边喝水,一边打量着我家。进到我书房兼卧室的时候,小翠“哇!” 的一声,惊奇地说:“你有这么多书啊?”说着,放下了肩上的小包,浏览起我 书柜里收藏的书籍。她的堂妹心思在玩,催着小翠到街上去,小翠只好依着堂妹 走出去,边走边留恋着那些书。我说:“等有空的时候,我挑一些给你看看”。 她说:“一言为定啊,可不许赖帐!”两人吱吱喳喳就走了。
 
  没过一支烟的功夫,门外又响起敲门声,打开一看,又是小翠,急急地说: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刚才走得急,可能把包掉在你这里了。”我把小翠迎进 来,怕外面嘈杂随手关了门。
 
  小翠走到我房间,看到放在桌上的小包,松了口气:“我说不会丢嘛,哎哟, 累死我了。”
 
  大概是外面挤的,天又比较热,小翠脸色泛着红晕,粉红的衬衣紧紧裹着发 育十分成熟的身体,丰满的胸脯不住起伏着,边喘息边用手为自己打着风扇。 
  我有点看呆了,为掩饰自己,我递过水杯:“再喝点水,外面实在太挤了, 你就坐会吧。你堂妹呢?”
 
  “嗯,真有点走不动了。我让小妹先在附近玩玩,一会去找她。”
 
  趁她喝水的时候,我没话找话地说:“听说……你有对象了?”
 
  她一愣:“你怎么知道?”
 
  “他参军了,是吧?”
 
  小翠的神色忽然黯然下来,放下手中的水杯,轻声说:“他一直在追我,我 爸答应了,其实……我还小。”
 
  我知道这不是她的心里话。小翠也有二十岁了,在农村里这个年龄正是恋爱 结婚的时候,看来她并不喜欢他。我再想说什么,窗玻璃上有人在急促在边喊边 敲:“翠姐!翠姐!”
 
  这是她堂妹的声音。
 
  我正要去开门,小翠连忙对我竖起手指:“嘘!”
 
  我的反应也算比较聪明,立即对窗外喊:“哎,你翠姐找你去了,没碰上吗?” 
  “没啊……”也不知她嘀咕了什么就走了。
 
  我转头一看,小翠在吃吃地偷笑。“你还笑。”
 
  “你是个大骗子,嘻嘻嘻!”她笑得更厉害了,我分明看到小翠的胸部因为 大笑而乱颤。我走上前去假装捏她的鼻子,她没躲闪,反而收起笑容,一双美目 盯住了我,我也停住了手,注视着小翠泛着红晕的脸庞,微微嚅动着的诱人的嘴 唇,和起伏着的饱满的触手可及的胸脯。
 
  我缓缓伸出双手,捧起她的脸:“小翠,你好美!”
 
  她轻轻地摇摇头:“我们乡下人,土气,不好看的。”
 
  “你真的很美很美,唉,可惜你已经许配给……”没等我说完,小翠猛地站 起来,用手堵住了我的嘴。刹那间,我一把抓住她的手,另一只手揽着她壮实而 柔软的腰肢,拉向了我的身体。小翠“哦”的一声,用小拳锤了我几下“你…… 你……”。我凑着她的耳朵说:“刚才你妹妹找你,你不让我开门,我知道……” 没等我说完,小翠红着脸一头扎进了我的怀里。
 
  我们抱在了一起,吻在了一起!我分明感到小翠在用情地与我拥吻,热辣的 嘴唇在喘息中时张时合,香甜的舌头在我的嘴里来回搅动。她那胀鼓的乳房挤压 着我心跳不已的胸膛,两人的下身都贴得紧紧的。她似乎已经感觉到我的下身的 急速膨胀,一下一下的来回摩擦着,让我欲火难忍。
 
  我握住了小翠胀鼓着的胸脯,不断搓揉着。那时的农村姑娘,不兴戴乳罩, 就一件薄薄的贴身内衣。小翠发育得极好,摸着这样硕大而充满弹性的乳房,让 我热血奔涌,情不自禁!我解开她的衬衣,一件粉色小内衣被高高地撑起。轻轻 一掀,她那对雪白丰腴的大奶就跳了出来。
 
  “啊!……你要死了……”小翠因害羞将头藏到我的肩头。
 
  我以前没有真正与女孩玩过,有过一两次搂搂抱抱,因为彼此胆小也没有更 多的体验。小翠是我第一次如此真实地看到、触摸到身体的女孩,所以心急火燎 地握着一对大奶不住的玩捏,粉嫩而小巧的乳头让我爱不释手。我一边抚摸着她 的乳房,一边如饥似渴地左右亲吻,狠不得一口把这对尤物吞了下去。小翠在我 热切的爱抚下,发出一声声的“哦……噢……”喘息,令我更是狂野。我的下身 已经硬得生疼,热辣辣地充满着欲望,拉下裤子抽出我那家伙,拉住小翠的手放 在了我的阳具上。“啊!”她一下吻住我的嘴唇,火热火热的舌头不停地搅动, 一只肉手握着我的阳具上下套弄起来。
 
  “你那个怎么这么大啊?”她喘息着,把玩着,搓揉着我的阳具。我边吻着 她的美乳边说:“你这对奶子也这么大啊,我真想吃了。”“那你吃了吧,哦… …太舒服了,阿文你……啊啊……”。
 
  我的一只手伸向小翠的柔软的私处。“唔!不要……阿文,不要啊……”她 用一只手试图阻挡我的侵入,却是似推还住。我见她没有过多的拒绝,不由分说 拉下了她那碎花内裤,诱人的下身在我面前暴露无遗只见一团浅黑色的茸毛轻掩 着她那肉鼓鼓的三角地带。小翠的喘息猛然强烈起来:“不要啊……我受不了… …啊啊……”看着象是害羞,也象是躲避,但她的下身却紧紧顶在我的阳具上用 力地摩擦着,她受不了,我被她这样摩擦着更是受不了哇,一股股欲火从下身向 全身升腾,左手抄起了小翠的一条腿,右手迅速地伸向她那肥硕诱人的密林深处。 “啊!你……我……别!不要……”她已经语无伦次了。我分明感到那让我心跳 加速的地方是多么的柔软,多么的温热,甚至是多么的湿润。小翠急促地喘息着, 试图阻止我手指的侵入,却并不用力,反而感到她时而象在推却,时而却想按住 我的抚摸着她隐密处的手。她的私处在我的抚弄下,越来越潮湿,阴蒂上的小豆 豆被我一拨弄,她就全身抖一抖,被连续拨弄之后,她实在难忍地叫起来:“求 你……别再弄我,呜呜……”。我知道她已经无法克制自己了,故意问她:“是 不是弄疼你了?那我……”我假装要抽回手,她却猛地一下按住我的手,不住地 在她的阴部抚弄,一股股阴液浸湿了我的手。她的下身随着抚摸的节奏在越来越 强烈地扭动,散乱的头发遮盖在通红的脸上,热得发烫的嘴唇狂乱地在我的脸上 印着一个个热吻,似乎从喉咙深处发出呢喃轻语:“啊!阿文……你要弄死我了 ……你的手……有魔力,好舒服……哦!啊啊……受不了啦!”
 
  这个时候的我也是欲火难忍,什么也顾不得了,握住我那胀得又大又粗的宝 物抵向小翠的私处。小翠立刻受惊般的摇晃着已是汗津津头:“文哥,不要…… 我怕……我没有……”。我估计小翠没有做过,我也一样啊,但此刻的我已是箭 在弦上,不得不发,没有任何力量阻止我的进攻。我轻声安慰小翠说:“小翠, 不用怕,我也没做过,我会小心的,好吗?”小翠朦胧的眼神盯着我,还是轻轻 摇头:“我真的怕,哥,你……会弄疼我吗?我……真的怕。”听她这么说,我 知道她不会再强硬拒绝我了,我吻了吻她的眼睑:“小不点,哥可喜欢你,不会 弄疼你,我会让你很开心。”“真的么?”我点点头。于是,我缓缓将小翠抱起, 轻轻地放在我的床上。小翠健康丰满且光洁细腻的玉体横阵在我的眼前,起伏不 止的丰乳和一声声诱人的喘息让我迫不及待地准备挥枪上阵……
 
  就在此时,不该发生的事发生了!让我遗憾终生的事发生了!
 
  “嘭嘭嘭!”突如其来的敲门声把两个激情澎湃的人儿惊呆了。小翠一个激 凌地坐起来:“坏了,妹妹找我来了。”我说:“别急,我来对付她。”
 
  我走近窗口对外面说:“谁啊?”
 
  “是我,我姐在这里吗?”
 
  “啊?她不是找你去了吗?到现在还没找到她?”
 
  “没,她不会丢下我的,一定在你这里。”堂妹的声音明显带着哭腔。
 
  我还想哄她,小翠轻轻按住了我的嘴,美丽得惊人的脸上露出百般无奈。她 摇了摇头:“别再骗她了,她还小,让她进来吧。”
 
  我只好以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看了一眼小翠。小翠也早已穿着整齐,眼里 仍然激情似火,一张一合的嘴唇似乎想说着什么,又什么没说,深情地给了我一 个长长的吻,然后向门外打了个眼色。我只好去开门让堂妹进来。
 
  堂妹一见小翠就扑了上去:“你坏你坏!为什么骗我啊!”小翠说:“傻妹 子,我哪会骗你,与你开个玩笑,试试你是不是聪明,看来我妹妹就是聪明,是 吧?”她故意转向我问。我也急巴巴地应付说:“那是,小妹真是聪明,知道找 到这里来。”说完还假装亲昵地拍拍她的后脑勺,心里却说不出的苦。
 
  随后小翠就带着堂妹走了。
 
  分手时,我看着小翠,小翠看着我,什么也没说,我俩只是背着堂妹悄悄地 握紧了手,小翠还狠劲地掐了掐我的手心,有点疼……
 
[ 本帖最后由 闹闹681 于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