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丽人行
丽人行
 
2009/11/05发表於:春满四合院
 
  「三月三日天气新,长安水边多丽人」——杜甫《丽人行》
 
  「啪啪啪……」告示牌快速的翻动着,显示出更多的航班延迟了。我瞄了一 眼,来自东京的CI658继续延迟,这下又多得多等一个小时以上了。我伸一 伸懒腰,转一转脖子,继续看张无忌鏖战阿三。出发前就知道,日本航班因为颱 风而不不稳,反正只要有书可以看,等待的时间不是那么难打发。
 
  大概也就到了张无忌正跟风云三使打到难解难分的时候,我听到行李箱轮子 「轧轧」转动的声音,一路传到我的前面停了下来。对方一在面前站定,我的鼻 端就闻到CK的「ONE」那种略带绿茶气味的清淡香气。接着便听到女子低沉 
               的话音:
 
  「四女同舟何所望?就知道你打的是这种主意。」
 
  「光瞄两眼就知道是哪个回目啦?」我停下翻页的动作,不过却没有抬起头 来。
 
  「你忘记第一次看的《倚天屠龙记》,还是从我这借的?」
 
  「我跟你借?我记得是老爷子放话要烧光家里的武侠小说,你才丢给我藏起 来的。再说,先看的人不表示就看的比较熟。」
 
  我一边说,一边慢条斯理地把眼光由下面往上扫动。映入眼帘的先是做工精 緻的黑色羔羊皮的高跟鞋,接着是包裹在质地细緻的半透明黑丝袜里,两条修长 的小腿:小腿肚紧緻而结实,膝盖和踝骨的线条也都都浑圆无瑕疵。左边的脚踝 上系着一条镶珠的白金细炼,有种隐隐的挑逗味道。妈的,这个闷骚的娘们…… 
  「你要低头到什么时候?不想见到老娘吗?」接着我突然感觉小腿一阵锥心 的疼痛,那只戴着炼子的纤足,鞋尖不偏不倚的正踢在我的胫骨上。
 
  我忍住要伸手去揉的冲动,苦着脸抬起头:「讲不过人就硬扯开话题也就算 了,干嘛还动手动脚的?」
 
  我的视线和方彤似笑非笑的眼光相对,她扮了个鬼脸,从涂着亮光唇膏的唇 间吐出一小截的舌尖。她那上着精緻淡妆,散发着熟女艳光的脸庞,突然出现这 种小女孩般的顽皮表情,产生了一种因为不协调造成的特殊魅力:「打是情骂是 爱嘛,我的小丈夫。」
 
  「你一定要这么叫吗?也不过比我早一分十三秒出世而已。」
 
  方彤耸一耸肩,作个无可奈何的动作:「这就叫命中註定,你这一世都改变 不了这个事实啦,陆-仲-夫。」她把行李箱的拉柄塞到我的手里:「走吧!我 累死了。」
 
  我顺手把行李箱接过去,故意一瘸一拐的走起路来,结果这下小腿肚又给踢 了一脚:「还装死!」
 
           ************
 
  当MiniCooper在高速公路上疾驶时,方彤从套装外套里掏出个银 质烟盒,伸手按下了点烟器。我对她摇摇手指:「说好的,在这台车上不准抽烟, 车子可不止我一个人用啊!」
 
  方彤撇了撇嘴,不过还是乖乖把烟盒收了起来:「开我的车来不就没这问题 了?」
 
  这下换我扮鬼脸了:「不然你以为我干嘛要开这台车……」话没说完我手臂 就挨了一拳,方彤一点都没留力,一拳正打在右手臂没肉的臂骨侧,痛得右手都 发麻了:「搞屁啊,我在开车耶,你都不怕我痛到昏过去?」
 
  「去,从小到大,也没哪次看你真的昏过去!不管了,我要开窗户,不然憋 死了。」她点着一支YSL的凉烟,把窗户摇下了十公分,高速公路略带雨丝的 疾风顺势吹了进来,吹拂的她鬓边的几绺头发急速的飞扬着,过了不久,又被黏 在打的微湿的脸上。
 
  在吸完一支烟的时间内,两个人都没说话,我则是配着爱乐电台播放的圆舞 曲,在方向盘上轻轻打着拍子。乐音因为风声变得有点模糊不清,不过这曲子我 熟的很,并不打断我的兴緻.
 
  方彤弹掉了烟屁股后,让风又吹了一阵才摇上车窗:「台北也冷起来了。」 
  「十一月了,也该变冷了,凉快点好。」
 
  「对了,飞机上有吃吗?还要不要吃饭?」
 
  「吃了点蛋糕,但是不饿了,你呢?」
 
  「机场有汉堡王啊!」
 
  「你还满好打发的嘛!」方彤笑了笑:「那还是直接回家吧,我只想赶快洗 洗澡,睡个大头觉。」
 
  「啊,看得到101了,快到家了吧?」
 
  「娘娘,整个台北盆地都看得到101大楼啊!天气好的时候,新竹都看得 到。」
 
  「要当参考指标的话,好歹也等它到了你的正右方再说。」
 
  「买了车又少开,就是会像你这样。」
 
  「我说一句,你说十句啊!」
 
  「痛痛痛,住手!都叫你不要对驾驶动手动脚的!高速公路耶!」
 
  方彤还是硬揪了两下我的脸颊才住手。安静了好一阵子,又问道:「飞机延 迟了那么久,明明说不定已经到家了?」
 
  「今晚有个发表会,收拾好也很晚了吧,说不定还去会后庆祝。」我看方彤 没有接话,补了一句:「怎么,有买礼物要送给她吗?」
 
  「当然有。」
 
  「我呢?」
 
  「有啊!」方彤狡猾的笑了一笑,把我的右手拉到她的大腿上放着,顺着轻 轻的拉到左腿侧,我的指尖在带着体温的丝滑表面上游动着,最后停在大腿末端 细緻的蕾丝镶边和扣环上。我瞄了方彤一眼,她对我扬了扬眉毛:「不只这一件 喔!」
 
  虽然还想多摸上一阵子,不过还是硬生生把手收回来,正色道:「有什么好 的,能看不能吃,肠衣用大肠还是小肠还不是一样。」在方彤的拳头和手肘攻势 下,我打左转下了快速道。
 
           ************
 
  住的大楼远不是豪宅等级的,不过因为房子新,所以管理费不便宜。管理员 赵先生见到我们两个,打了个招呼:「陆先生、陆太太,晚上好!这是今天代收 的邮件,没有访客和留言。」
 
  我对赵先生点头致意了一下。我很欣赏这点,一个好门房应该礼貌够周到但 不要太过殷勤,废话不多更要懂得装聋作哑,赵先生让我觉得管理费花的值得。 
  方彤一进房踢掉了鞋子,就把套装的外套丢在沙发上,背转过来面对我,微 微一笑:「帮个忙好吗?」我知道她又在打坏主意了,不过也只能去帮她把连身 短洋装的拉炼拉下来。
 
  随着拉炼下滑,方彤光洁的背部肌肤一寸寸的露出来,和黑色的胸罩带子相 衬之下,更显得白腻。原来清淡的香水气味和身体的热气掺和在一起,变得比较 浓郁,渗出些许的甜味。
 
  她微微一笑,用右手拉了拉自己的肩带。我挑了一挑眉毛,帮她把背扣给松 开,方彤顺势一拨,胸罩和洋装一起滑落下来,她身上就只剩下黑色的高叉蕾丝 内裤,以及吊带大腿袜。
 
  我退了一步,欣赏这幅美丽的女体风景:172公分的身高,修长的手脚、 纤细的腰身和浑圆的臀,高腰内裤的裤带和吊袜带的黑色线条,在臀腿雪白肌肤 构成的丘陵上纵横交叉着,带来一种不同於裸体的视觉刺激。方彤把发簪拔掉后 甩了甩头,让盘起来的头发披散下来,然后转过身来面对着我。
 
  虽然我敢说全世界没一个男人比我更熟悉这个女人的身体,但并不表示我每 次看到的时候不会感到讚叹。她36E的饱满乳房虽有些下垂(大到这种程度的 还没下垂,敢跟你说不是塞盐水袋就是矽胶),但形状圆润而饱满,感觉里面的 组织相当的结实;枣红色的乳头和略成不规则圆形的乳晕,在雪白的乳房衬托下 显得颜色有些深;青色的静脉则像是雪原下的潜流般,在雪白的乳房上蔓延。 
  方彤看出我欣赏的目光,微微一笑,侧过身来把一脚搁在茶几上,熟练地把 吊带给解掉,褪下了足炼和丝袜。她弯腰的时候,高耸的乳房便随着身体上下起 伏而摆动。解完了袜子后,方彤转过来面对我,把内裤也褪了下来,她卷曲而浓 黑的阴毛顺着比基尼线剃得十分乾净,仅仅在环绕着大阴唇两侧,留下一个整齐 的三角形,彷彿一个标示在平坦小腹上的,带有挑逗意味的箭头一般。
 
  方彤一手叉腰,面对着我把胸脯挺了挺,一手随意地把刚脱下来的内裤套在 手指上,玩闹般的转着圈圈,说道:「陆大爷,对这场秀有什么感想?」
 
  我装模作样的想了一想:「好看是好看,不过呢……」
 
  「怎样?」
 
  「这样的好身材,长在你身上真是太可惜了……」
 
  话还没说完,方彤的内裤就飞到我的脸上了,一股浓烈的分泌物气味直冲入 脑,我才把内裤扒掉,她一下子就扑在我的怀里,往我的嘴上吻去。
 
  方彤跟我差不多高,我闻到他粉底的淡淡香气,感觉到她口红的樱桃甜味, 随着湿软的舌头一并钻进我的口腔,那温暖软韧的两个半球,也抵住我的胸膛磨 蹭着。我一把揪住方彤的左边臀部,她的左腿就抬起来绕住我的腰臀,我毫不犹 豫地右手立刻用力一抓,方彤闷闷的叫了一声,退了开去,似笑非笑的瞪着我, 嗔道:「很痛耶,没良心的傢伙!」
 
  「别玩了,快去洗澡!」
 
  方彤叉开了一只脚,两手抱胸的站着,这个动作让她的乳房显得更是饱满高 耸。她微笑道:「勃起了没?」
 
  「一下就硬透了,算你赢好不好,拜託别在那晃奶了。」
 
  方彤收起笑容:「好啦,饶了你。」她转身走向浴室的时候,又丢了一句: 「内衣裤帮我收去洗!」
 
  「是的,」我没好气的说:「要不要顺便烫一烫?」
 
  方彤的声音从另一角的浴室传来:「要烫也行啦!得用低温,不过重点是先 得手洗喔!」
 
  虽然浴室的门关起来了,还是隐隐约约听得她开始吹口哨的声音。我突然觉 得好笑起来,这个臭娘们,回到家一放松,真面目就完全暴露出来了。我摇了摇 头,一边往房间走,一边把领结扯松,打算先去换个T恤短裤准备睡觉,累了一 天,是该休息了。
 
           ************
 
  当我蹲在客厅的地板上,伸手去捡方彤丢在茶几下的丝袜的时候,眼前出现 了一双女人的脚,纤巧的脚趾包裹在透明的无缝丝袜里,玩闹似的扭动着。 
  我突然就站起来,把眼前的女人拦腰抱住,对方比我略矮,所以被一下拎离 地面,忍不住「吃」的一声笑出来,伸手环住我的脖子。出现在我眼前的是叶明 秀气的瓜子脸,镜片后面的双眼满是笑意:「彤姐回来啦?」
 
  「不然地上这些,是我穿起来自己看的啊?」
 
  「哼,跟我讲话口气就强硬起来啦?」叶明嘟了嘟嘴。
 
  「哪敢?」
 
  我把她放下来,仍然搂着她的腰:「发表会还顺利吗?」
 
  「还不错,如果压轴的彩球没有提早爆炸就更好了。」叶明吐了吐舌头。 
  「这样好啊,很有「爆点」,这样记者才会想写。」
 
  「都你在说呢,不过反正都发生了。」叶明把银色的无框眼镜拿了下来,在 我的嘴唇上轻轻的亲了一下,她的呼吸里面有股爱尔兰咖啡的气味,甜甜的牛奶 味里混着酒气:「不过我喜欢你故意安慰不到重点的胡说八道一通。唔……可以 放开我了啦!」
 
  「不要!」
 
  「想干嘛?」她的眼珠子转来转去,一股子精灵古怪的神气让人动心不已。 
  「趁着娘娘在洗澡,我们……」我一边说话,一边把手伸入她的羊毛呢的百 褶膝上短裙里揉搓着,包裹在裤袜里紧实的臀部出奇的有弹性,一再地从我的掌 握中滑弹出去。即使隔着层层的衣物,叶明仍可以感觉到我硬挺的阴茎,抵着她 的阴户,脸马上红了起来。
 
  她没有阻止我侵入性的挑逗,不过却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看来刚刚有人 已经中招了?」
 
  我翻了翻白眼:「你知道的啰!」
 
  叶明突然把我在裙子里的手推掉,挣出我的怀抱:「某人让你上了火,所以 你才来找我发泄啊?」她背对着我,双手抱胸,一副气嘟嘟的样子,短短的头发 往两边分开,露出生着柔嫩细毛的颈背。
 
  我从后头又拉住她,先亲了亲她的脖子,然后把她搂紧了些,一边轻轻的摇 晃着,一边缓缓地对着她的耳轮吹气。虽然每次都要来上这么一段过场,但彼此 还是乐此不疲。
 
  无声中,叶明往我的怀里又靠紧了点,侧了侧身,让自己的乳房挨挤着我的 手臂。接到这个讯号,我就把右手掌顺着她的小腹往下游移,隔着裙子搓揉她的 整个阴阜。叶明的脸变得更红,呼吸变粗了,紧绷的肩背也放松了。
 
  这时他拉起我的左手,在食指上轻轻的一咬。我接到讯号,便抓住她针织棉 衫的下缘往上拉,叶明也很配合的举起双手,让我把她的上衣褪掉,露出上半身 紫色深V剪裁的无肩带胸罩。我用手指轻轻的抚摩她裸露的肩膀,她晒成蜜糖色 的皮肤上,留下两道比基尼泳衣肩带遮盖过的白色痕迹,有种带野性的美感。 
  叶明捏了一下我的手指,暗示我不要在这时候把注意转到其它的枝节去。我 把她的上身压低,她很自然的双手撑在沙发扶手上,打开了双腿。
 
  我把叶明的呢裙褪掉,接着把自己的短内裤也脱掉。刚刚被方彤刺激后,就 一直处於勃起状态的阴茎,这时已加倍的涨硬。隔着透明薄纱裤袜也可以看到, 叶明紫色的T字内裤,下裆处已经出现一个指头大的、杏仁状的湿痕。
 
  在这样的美景下,实在让人一刻也不能忍耐了,我伸手往裆部一勾一扯,质 地细緻的高级丝袜就裂了一道缝,接着把蕾丝布料往旁边一拉,胀热的阴茎便撑 开已经充血外翻的阴唇,一寸寸地没入叶明的体内,她哼了一声,发出低低的呻 吟,缓缓地摇动起腰肢来。
 
  叶明的阴道壁一圈圈的凸起,配合着摇动,旋磨着我的阴茎,让我有种往她 的身体深处越钻越深的错觉;另一方面,她包裹着丝袜的美腿和翘臀也一再地随 着摇晃的动作,和我的大腿和阴囊摩擦着,带来另一种触感上的享受。
 
  很明显,对叶明来说,这也相对给她带来被钻磨的快感,她一边摇晃,一边 断断续续地发出哼声。她的呻吟声低低的、若断若续的,甚至有点哀切的味道, 要是给不知情的人听到的话,八成会以为我在摧残良家妇女吧?
 
  不过让她採取主动有个坏处,虽然爽度满分,但是小妮子不大会掌握分寸, 一味贪舒服,结果撑不了多久就泄身。果然没多久她就「嗯哼」了一声,从尿道 口断断续续的喷射出了几道小小的水箭,接着不由自主的腿软,就往沙发趴了下 去。我赶快把她从后头抱住,她眼睛半闭,在我怀里一阵阵的抽搐着,过了一阵 子才回过神来。
 
  我捏了捏她的脸,她的脸上的红潮还没退掉,眼神温柔里又有点窘:「我又 没等你射出来就先到了。」
 
  「没关系,继续就好了,这次我来带你。」
 
  我躺在沙发上,拿了个靠枕垫在腰后,叶明把已经被潮吹沾湿的内裤和丝袜 褪掉,跪在我的上头,把我的阴茎调到对准自己的阴道口,缓缓地跪坐下来,她 眉头微微蹙起,因为我硕大的龟头和一半的阴茎顺着这个动作,再次顶入她的阴 道口。
 
  她吸了一口气,上身稍稍仰起,一手扶着沙发椅背,另一手撑在自己的大腿 上,摇了摇头,把黏在额头和脸颊上的头发稍稍甩开,等着我进一步的深入。 
  这种姿势让我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叶明的胸部和阴部,她C杯的乳房并不甚大 (跟方彤比起来的话),然而形状像水蜜桃般的漂亮,浑圆而结实,淡茶色的小 巧乳头在乳房的尖端骄傲的挺立着,只是因为皮肤上留下比基尼的色差,颜色较 为白皙的乳房上浑圆的暗色乳晕,在视觉上有种额外的趣味感。
 
  和方彤刚好相反,叶明的阴毛只是沿着阴唇两侧,窄窄的长着两排细柔的短 毛。我觉得这样毛茸茸的很可爱,只是她却很讨厌我提到这点,也许是她自己觉 得,多少有点发育没完全的联想吧!
 
  当然在这种交缠的瞬间,这些联想都是一闪即逝的。我把精关收紧,用腰下 的垫子为支点,缓缓地挺动,每次我顶到叶明内壁的G点,就可以感到她短暂的 颤动,顺着夹紧我腰侧的大腿传来。这样过了一段时间,我抽插的动作和她的收 缩频率契合得更为完美,叶明眼睛半闭,从鼻腔发出低低的、持续的嗯声,手指 攒紧了沙发椅背,陷入了恍惚陶醉的的状态。
 
  这时我却瞥见围着浴巾的方彤,带着顽皮的表情,坐在旁边的单人沙发上, 看着我和叶明做爱。她手上拎着叶明丢在一旁的内裤,放到鼻端深深的嗅闻着。 
  我们两个目光相对,我对方彤使了个眼色,她便微微一笑,把浴巾扯下,从 后头爬上了沙发,抱住了叶明。
 
  叶明对於方彤的加入,只稍稍吃了一惊,便微微一笑,抓住方彤抚摸自己脸 蛋的右手,将她的手指含在口里吸吮,另一手将她的左手拉到胸脯上。方彤熟门 熟路地将叶明的右乳房整个握住,用拇指捻弄膨胀的尖端,同时低下头去舔弄着 叶明的耳轮和耳垂,接着努了努嘴,示意我配合。
 
  我继续以刚才的频率挺动着,叶明在双倍的刺激下,已经发不出声音,只是 急促的喘气。这时方彤却抽出叶明口中的手指,用被口水润湿的食指和中指去揉 弄叶明已经从皱摺中凸起的小巧阴核。她的指技十分的灵巧,和我配合得天衣无 缝。当我把阴茎褪出半截的空档,她就刺激叶明的阴核,或压或抠、或按或揉, 甚至轻轻的捏弄。
 
  对叶明来说,沉浸在完全没有中断的快感中,已经分不出是波峰还是波谷, 她很快就被推到了崩溃的边缘。叶明双手的指甲掐入方彤的手腕,头倚在方彤的 肩膀上,朝向天花板发出无声的嘶喊。
 
  我感觉她下腹极度的紧缩,夹的我阴茎都发痛了,花心深处更是热得出奇。 
  这时已经不必、也无法有所保留,腰一挺,马眼一松,精液便一波又一波的 随着阴茎的颤动,注入了叶明的子宫深处。精液还没完全射完,我便可以感到叶 明的小腹,虽然还在持续的收缩,但夹住我的大腿已经放松,整个人在方彤的怀 里昏了过去。
 
  方彤轻轻的吻了吻叶明的脸颊,抱住叶明的腰把她的身体往后带。我也撑着 坐起来,已软的阴茎退出叶明的身体时,白浊的精液从她一时还閤不上的阴户口 滑出,滴滴答答的在皮沙发上积了一小滩。
 
  过了一会叶明就醒转过来,发现自己靠在方彤的胸脯上,脸又红了起来,叫 了一声:「彤姐,你每次都这么过份!」
 
  方彤笑道:「明明,你这是过河拆桥,倒怪起我来了,刚刚怎么一点都不害 羞?」
 
  叶明一时接不上话,转过头来看我还在瞧着他们两个,由羞转嗔道:「有什 么好看?」
 
  「好好,不看就不看,好人难做,我洗澡去。」
 
           ************
 
  等我洗完澡,一打开房门,穿着薄纱睡袍的方彤正站在浴室门口,她把装了 她和叶明衣服的洗衣篮一把塞到我手里:「拿到楼上洗衣房去洗!」
 
  「喔。」
 
  「今天晚上你给我去楼上睡,咱们女生要讲悄悄话。」
 
  「你会不会太过份了啊,娘娘?班表上不是这么排的。」
 
  「你没听说小别胜新婚啊?」
 
  「那你怎么不跟我胜新婚一下?」
 
  方彤一伸手就拧住我的耳朵,我手上拎着洗衣篮,想躲都没得躲,被她一把 拎出了浴室:「少废话,着无庸议,跪安吧!」她捧着我的脸,凑近了上身,在 我的唇上留了个非常具有侵略性的吻。
 
  每次她来上这招,我就知道再吵也是徒然了,没好气的说道:「喳,老佛爷 吉祥!」拎着洗衣篮往楼上走。
 
  当初买这房子,就买了上下两单位打通了,楼下的起居格局不变,上头这层 却改成图书室、音响室和运动器材间,浴室里放了滚筒洗乾衣机,兼作洗衣间。 
  裹着浴袍的叶明却在洗衣间那等我,看我脸色不大高兴,抱住我吻了一下: 「别生气嘛!彤姐也累了,所以比平常任性一点。」
 
  「平常有比较少任性吗?」
 
  叶明眼睛转了转,笑了出来:「没有耶!」她吐了吐舌头:「别这样嘛,一 家之主,谁叫人家是一家之王呢?」她把头轻轻靠在我的下巴上,柔软的发丝擦 在脸颊上,让我脸痒痒的,心也痒痒的。叶明继续说:「你去我床上睡吧,记得 调闹钟喔,明天我做早餐给你吃。」
 
  听叶明这么说,就知道她跟方彤已经讲好了,我把她搂住,在额头上亲了一 亲,她抬起头来吻了我的嘴唇,转身下了楼。我看着她下了楼,觉得她嘴唇上还 尚未消散的甜味,好像还残留在我的舌尖。
 
  我走进隔音的音响室,靠着墙有幅赵无极的巨幅画作,镶在压克力的保护框 里。框框做成滑动式的,推开以后,看起来是一整面贴着隔音镶板的墙面,其实 掀开其中一块,里面是有操作面版的。打进密码后,就可以把相连的几块,像一 般房间门板般大的墙面给拉开,里头又是一扇铁门,打开就是隔壁叶明的家了。 
  不过叶明这一头,就没那么大费周章的掩饰,只是挂了一张波斯挂毯而已。 
  跟家里的极简风,以金属和石材为主的装潢不同,叶明的家整个都是木质和 布质装饰的温暖风。引人注意的是座椅、茶几、马桶、床铺边都放着再生纸画本 和铅笔,方便叶明把一闪而过的设计灵光描起来。
 
  我进到她的房间,舒适的双人床上放着一条拼花被,旁边堆了三个大抱枕, 上头都是她身体乳液的气味。我关了灯在床上躺平,一时却睡不着,在黑暗中想 着:老婆和情妇两人住在一个屋簷下,其实不见得那么稀奇;不过老婆和情妇一 起过夜,却把老公赶去自己睡就很稀奇了。
 
  想到我之所以会成为这齣荒唐剧的主角,追本溯源,都是拜一个老头子和一 个老太婆所赐。不过我还没有时间把整件事情从头想过一遍,就一头掉入了歪七 扭八的梦里面去了。
 
           ************
 
  接下来的部份是作者自己的闲聊而已。
 
  是的,我不务正业,又写了新的东西了,很明显还没有完,故事还有后续。 
  这个系列基本上就是单元作品,主角阵容固定,人物和故事之间有关连但没 什么峰回路转的架构,拆开来当独立的打枪文来看,应该也没什么不妥。
 
  扯远了,回到《丽人行》,本来题目想跟金老借用「四女同舟何所望」的, 因为整个灵感就是看《倚天屠龙记》时触发的,张无忌虽然身边最多有过四个女 人,不过没一个搞得定的,赵敏和周芷若一个比一个强悍,小昭想吃也吃不着, 殷离更是颠三倒四的。
 
  张无忌身为天下第一高手以及武林第一大教的教主,在闺房里也只有乖乖画 眉毛的份,到了故事都要结束了,还是童子身每天早上一柱擎天。我想看不下去 的人一定也不少,所以金庸色文里头改写《倚天屠龙记》的,数量上大概仅次於 《神鵰》。总之,男主角陆仲夫就像张无忌这样,因为本性善良,所以虽然有吸 引女人的本钱,但註定要被一干丽人们拎着耳朵走了。
 
  总之,我这个人天性悲观,之前写的《雪夜》自己虽然很喜欢,可是原来想 写个轻松的一夜情文,最后的结尾还是惆怅了起来。所以这次的《丽人行》打算 写一个基本调子谐趣,大家都卯起来痛快干的都市爱情喜剧,背景也拉回我自己 最熟悉的城市,一方面场景建构轻松,还可以把写作当时的时事拿来扯淡,顺便 藉着笔端来描写一下,我梦想中有钱但不会太夸张的布尔乔亚小走资理想生活型 态。这次也算是想藉机多练习写一点肉戏,主题就围绕着我最喜欢的丝袜轻熟女 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