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拘束猫】(07)作者:NOOO
【拘束猫】(07)作者:NOOO
字数:559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七章  交换
 
  「那再见了。」
 
  「嗯,拜拜」
 
  放学后,学校里的学生们互相道别准备回家,高三学生当然是最晚一批得到 回家权力的学生,虽然临近夏天的日子里白天时间拉长了,准高考生们还是只能 在夜色将临的时候才能离开学校。
 
  依言和菲菲两人都要坐公交回家,一个向南一个向东,自然在学校门口就要 分开。赵菲菲到了这个时候,还是像个老妈子一样絮絮叨叨的:「给我记得晚上 吃饭,明天我带午饭来,上周的语文卷子难的要死,多看两遍,陆老头八成还要 问……」
 
  依言几乎插不上嘴,毕竟有好几天没来学校了,菲菲想跟她说的话实在是有 点多。在学校门口磨蹭了快十分钟,俩人才算是稍微有点尽兴。
 
  「那明天再……」
 
  依言道别的言辞只说了一半,就全身僵硬愣住了。走到门口时她才看到一辆 红色的跑车停在那里,开车的是个瘦瘦高高的男人,正是外号巨臂的大李。这个 人简直胆大包天,明知道自己的身份泄漏了,居然还明目张胆的找到依言学校。 
  但女孩第一时间意识到了问题——大李只可能认得拘束猫,不可能认出自己 的真实身份。反而是女孩的好友赵菲菲有着更危险的明面身份。
 
  「啊,这位小姐就是赵印火赵警官的女儿吧?」男人问道。
 
  菲菲也不是不懂事的年纪,再加上早就被老爸教育过无数次注意事项,立刻 提高了警惕性:「你是谁,有什么事?」
 
  大李简直要把不怀好意写在脸上了:「唔,只是想认识认识而已,不要那么 紧张嘛。」
 
  「本来我只是想打个招呼,结果好像发现了很有趣的事情,嗯~~」男人故 意做出闻东西的动作,接着说:「好像空气中有股母猫的骚味唉。」
 
  这句话实在是弄得赵菲菲摸不清头脑,她不知道是不是和爸爸最近的工作有 关,索性不接话,只是盯着男人。但依言却越发的身子僵硬起来,双手紧紧攒成 拳头,手心都是汗水。
 
  「别这样看着我啊,长得招女孩子喜欢也不是我故意的。不用担心啦,大庭 广众之下,我又能做什么呢?」男人说完,挥了挥手就发动汽车离开了学校大门 口。
 
  菲菲看着危险的男人离开了,也确信青天白日下不会发生什么意外。于是和 依言道别,她又叮嘱了好友几句小心,然后坐上了回家的公交车。
 
  但是依言可不会轻信大李的鬼话,这个男人明显肆无忌惮,可是在学校跟前 她也没什么选择,只好目送好友上了汽车,确认无事。就在依言转头回来,准备 去自己回家的车站时,红色跑车又开了回来。
 
  「上车吧,小猫。别担心,我今天可是有好事找你哦。」
 
  依言也不知道是害怕大李,还是害怕自己身份被暴露给众人。心神大乱下, 她甚至没意识到男人的潜台词——依言自己才是大李的目标。
 
  女孩定了定心,悄悄捏了下兜里的小工具,上了男人的跑车。那个小工具是 赵印火给她提供的无线耳塞,可以窃听警方的无线电,也可以向赵印火报告女孩 的位置。
 
     ***    ***    ***    ***
 
  依言随着男人一起来到了一间出租房,虽然女孩想过半路逃跑,但男人一句 话就吊起了她的胃口——「你想知道有关异法会的消息吧?」
 
  依言知道大李肯定不会平白做好事,但她也放不下任何一个可能接近异法会 的机会。
 
  这一片已经到了双联路的南侧,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半路上依言就按照男 人的要求把眼镜摘掉,辫子解开。虽然没有精心打扮,但也能看出是美人胚子。 路过的时候有几个家伙色胆包天,想占占女孩便宜。可是刚伸出爪子就被大李一 把折断。
 
  「这帮瘪三,老子的玩具是随便碰的吗?」
 
  女孩没心情介意男人的说法,她看了看出租房内的布置。这里简单的就像牢 房一样,一张床、一个书桌、一把椅子、一个衣柜、一个水池,除了桌子上的一 些日常用品外就没有其他东西了。
 
  在书桌上,女孩还看到了一样熟悉的东西——之前被巨臂从自己体内扯出的 猫尾肛塞正躺在那里,绒毛上还能看到被血迹浸透的痕迹。
 
  「那个啊,你之后可以拿走了,真是有意思的东西。」
 
  男人似乎完全没意识到两人之间的恶劣关系,语气平静的如同普通朋友一样。 自顾自的走到床边,拍了拍床单说:
 
  「废话就不多说了,有个熟人拜托我卖给你三条消息,当然代价相当有趣, 要不要接受你自己决定。」
 
  接着他又解开了衣服领口,用淫邪的眼光扫视了一遍少女,说:
 
  「我另外还有一条额外的消息,如果想要的话就把我服侍爽了。唉,能让我 满足的人可真不多,普通人承受不起,异能者又大半都是大老爷们,虽然你是嫩 了点,可是青苹果也挺有滋味的。」
 
  依言站在床边,看了看男人,她捕捉到了大李语言中的陷阱:「有关异法会 的消息是那三条吧,你给我的呢?」
 
  「啊呀,想的很明白嘛,不好意思,这个确实和异法会没有任何关系。」男 人挠了挠头,呵呵笑过,「看来你是没兴趣了,那我们来谈谈条件吧。」 
  说着,男人拿出一个巴掌大的盒子,打了开来。里面一共排着八颗白色的长 针,每根针大概都有5cm长,长针后面接了一段扁平的尾巴,看起来好像方便 拿捏。
 
  「规则很简单,四根插入阴唇底下,价值一条消息;两根插入乳头,价值一 条消息;一根插入阴蒂,价值一条消息。」残忍的话语从大李的嘴边流出。 
  虽然按照顺序,插入体内的长针数量每次减半,但对应地方的敏感度却逐步 提升,依言明白男人给出的挑战是一层层增加难度的。穿刺的感觉女孩很清楚, 当初乳头上穿孔后,她被胸前的刺痛足足折磨了一个礼拜。但是少女衡量之下认 为还是可以忍受,刚要开口接受,就听见大李接着说:
 
  「别着急啊,多出来的一根是用来给你演示一下这个小玩意的。」
 
  说着男人就从盒子里拿出来一根细针,小心的伸长双手,一只手捏住长针本 体,一只手捏住扁平的尾巴,然后稍稍用力一拧。
 
  啪——
 
  长针竟然发出清脆的响声崩裂开来,变成了十多根细碎的绒毛一样的小针飞 散开来。原来长针本身就是众多的细针扭合在一起,作为固定点的尾巴一旦被扭 断,小针就会像推倒的多米诺骨牌一样连锁反应,各自为了恢复原形而弹开。 
  女孩看到这个场景,立刻脸色苍白。如果这根针是在她体内爆开的话,这些 小细针肯定会毫无规律的钻入自己的身体,可想而知痛苦远非她开始想象的那么 简单。
 
  大李笑了笑,说:「很好玩吧,不过不用担心啊,这个东西不会长期停留在 人体。」
 
  说着男人拿出一个杯子,在水池边接了点水,把手里剩下的针尾巴扔进了水 里,那点白色残余很快就消失在杯中。
 
  「为了安全起见,这东西进入血液之后会快速溶解,不用担心进入心脏什么 的,不过如果是卡在别的地方,我记得好像说是会停留一两天吧。」
 
  在敏感的器官里插着无数细碎小针的情况下,生活一两天,依言很容易想象 到其中的恐怖含义。女孩暗暗下定主意——大不了请假不上课,这两天也不出门 战斗。
 
  「我怎么知道你不会骗我?」女孩还是不放心,毕竟眼前这个家伙根本就是 好人的反义词。
 
  「别记仇嘛,我们可是做生意的,给人干活的时候当然卖力。如果你不放心 的话,我可以每个消息只要一半定金——你插进去半数的针我就告诉你消息。更 多的,就只好靠信任了,信任信任啊。」
 
  「我插进去?」女孩以为男人会亲自动手,没想到居然是要她自己来。 
  「当然了,条件摆在这里了,你快点决定干不干吧。」大李口头上催促着, 可是自己却一点都不像很着急的样子。
 
  依言很清楚,自己肯跟着男人来到这里,其实就已经是下定决心接受任何条 件了。另一方面,这个男人根本就不是骗人的性格,他只会用暴力满足自己的欲 望。她点了点头,接过盒子。
 
  「看来是同意了。啊,对了,稍微等一下我。」大李不知道又打起什么鬼主 意,将盒子交给女孩后,走出了房门。不一会,男人手上提着一个塑料袋走了回 来,他将里面的东西摆在桌子上。出乎女孩的意料,男人拿出来的居然是一盘酱 牛肉,一听啤酒——这个疯子想一边看着少女自虐一边吃饭。
 
  依言没说什么,将上衣口子解开,摘掉乳罩,又把裙子和内裤退到脚边。她 坐到床上,两腿张开。女孩盯着盒子深呼吸了几次后,终于还是拿起来一根白色 长针,就打算对准自己的阴唇准备扎下去。
 
  「我说的是阴唇底下。」大李一边嚼着嘴里的牛肉,一边强调了一遍。 
  少女知道男人的意思,她一只手拨开自己的阴唇,漏出里面的嫩肉。她的阴 唇轻薄粉嫩,在紧张的情绪下微微颤抖着,一点点液体润湿了少女下体,连女孩 自己都不知道是恐惧的汗液还是兴奋的爱液。
 
  「嗯——呀啊啊啊啊啊啊——」
 
  女孩咬紧嘴唇,狠心将手里的刑具推入体内。整根长针从大小阴唇之间最脆 弱的地方进入,让女孩禁不住跳了起来。然而这一下动作让长针直接崩开,毛绒 细针刺穿着女孩的肌肉脂肪四散钻入下体,针头从扭曲盘旋到恢复笔直的过程中 撕扯开了女孩的肉体和意志,痛苦的嘶吼从嘴角爆发。
 
  「嘶——哈——」
 
  女孩用力吸着冷气,仿佛这样能缓解一些疼痛。然而这只是第一步而已,少 女希望能尽快结束这个折磨的过程,立刻拿起了第二根长针,再次插入下体,扭 断。
 
  「咿啊啊啊啊——」
 
  刚刚插入两根,依言就已经浑身都被汗水打湿了。眼睛瞪的滚圆,泪水不受 控制的汩汩流出。细碎小针已经遍布女孩阴道口的两侧,甚至有一部分就停留在 阴道内部。但少女自己已经完全感觉不出来了,她只觉得下体的疼痛连接成了一 片,阵阵剧痛洗刷着大脑。
 
  「哦哦哦,真不错。」大李等女孩稍微稳定了一些之后,夸奖起来,甚至还 举起啤酒做出庆祝动作。
 
  「那我先给你透露点消息吧,你、还有和你关系不正常的那位赵警官、包括 整个警察局都没搞清楚对手——异法会中虽然确实有那么几个会超能力的家伙, 但是在外行动的都只是普通人而已。你们这帮废物一直把精力放到异能者身上, 能找到他们才见鬼了。」
 
  依言已经没精力注意到赵印火与自己的关系暴露了,她只是拼命在疼痛的袭 击中记忆下男人的话语。少女不得不承认,男人给出的信息对于调查异法会是个 极大帮助——只要大李没说谎的话。
 
  「那么该你继续了。」男人说着又开始吃起了牛肉。
 
  少女感到自己的下体在哀求着停手,但消息的实用性征服了她,让她强迫自 己接受这次折磨。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又是两根长针推进了体内,女孩的下体已经疯狂的抽搐起来,她用力的嘶吼 着,以此缓解自己的痛苦。
 
  「乳头那两根可以不用插到底哦,我还是很善良的吧。」大李看女孩准备进 行下一次自我施虐,提醒了一句。
 
  当第一根长针从左乳的顶峰进入少女体内时,她感到自己要彻底崩溃了。长 针沿着女孩神经密集的乳腺一路穿刺进入,让她有一种乳房被高温灼烧一样的痛 感。而当长针崩碎时,少女简直产生了半边身子被撕开的错觉。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剧烈的疼痛扭曲了女孩的脸庞,泪水和汗水汇聚成了小河一般沿着细长的脖 颈流下。她觉得自己是不是要疯掉了,或者是已经疯了才会同意这个交易。 
  在女孩凄惨的嚎叫声中,男人倒是安心的吃喝着。一直等到女孩的声音渐渐 降低,变成一段段止不住的痛苦呻吟时,男人说出了第二段消息——
 
  「你们这些雏鸟完全没搞明白异能者的能力,虽然没那些时间停止之类的科 幻能力,但人类肉体能力得到强化后也不是那么简单。不是只有听力强化才能窃 听你兜里那个小玩意的,想一想你记忆里最深刻那天发生了什么吧。」
 
  虽然已经被痛苦冲击到快要失去意识,女孩还是坚持着用仅存的理智去理解 大李的言语。
 
  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
 
  兜里的小玩意——无线电耳机。
 
  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
 
  那天车祸前爸爸打过一通电话。
 
  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
 
  有人从无线通讯中解读了自己一家的活动。
 
  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
 
  在被痛苦淹没前,女孩终于抓到一点思绪,然后昏了过去。
 
  大李一开始就猜到会这样,倒了一杯水。但是他刚要把水浇到女孩脸上,又 把水杯放了下来。拿出手机拍了张照片保存成壁纸,照片上的女孩衣装凌乱,身 体在痛苦折磨下蜷缩着。男人并没有胁迫之类的想法,只是单纯觉得好玩。 
  哗——
 
  随着凉水浇头,依言稍微清醒了一些。她稍稍集中了一下精神,涣散的眼神 逐渐有了焦点。女孩眼前的小盒子已经变成魔鬼的爪牙,她踟躇着无法决定要不 要继续把自己送上刑场。
 
  男人抬起手看了看表,说:「别怪我没提醒,最后一条消息可是有时间限制 的,太晚了就没意义了。」
 
  依言不知道大李是什么意思,但终于还是下定决心,左手托起自己的右乳, 右手狠狠的将长针扎入,掰断。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女孩的嗓子都快要被喊哑了,好不容易集中的精神似乎随时都会再次崩溃。 希望摆脱痛苦的身体不由自主的扭动着,然而扭动又让体内的细碎小针进一步撕 扯起神经。
 
  这一次少女的惨叫足足持续了半个小时,大李面前的酒肉都被吃光了。隔壁 有人过来想看看怎么回事,直接被男人打了回去。
 
  依言感到自己全身都已经开始麻木了,她的思维也不是很清醒了。女孩机械 性的拿起了最后一根长针,一只手从上面两指拨开阴唇,另一只手将长针顶在自 己的阴蒂上面。
 
  少女虽然经常电击自己的阴蒂,但一直没有敢于刺穿那里。她总是渴望却害 怕在全身最敏感的地方穿上阴环,但从没有想过自己最用心保护的地方将会被这 样破坏。
 
  「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过度消耗的体力让女孩的惨叫断成了一截一截的,然而这用仅有的力气发出 的嘶喊携带着的痛苦却清晰可闻。最脆弱的神经被残忍撕开,让女孩直接进入了 小便失禁的状态,女孩躺在床上弓起身子,令尿液挥洒的到处都是。
 
  阴蒂下的碎针连女孩的尿道都没放过,肆意的在少女的肉体内跳动着,在最 敏感的地方穿刺着、撕扯着、扭曲着。少女甚至被痛苦折磨到无意识的抓弄着自 己的下体,然而这疯狂的行为除了进一步推送碎针和留下一些抓痕外,对缓解疼 痛没有任何意义。
 
  大李看着女孩在床上翻滚失禁,拿出手机定了一个时间,然后说:
 
  「时间还有富余,过两小时后我再告诉你消息。」
 
  依言也不知道听没听见男人的话,第二次昏了过去。
 
  当依言再次被冷水浇醒后,她发现天色已经彻底黑了下来。身上各处的刺痛 仍旧没有停歇,让女孩完全不敢动弹。意志大量的消耗在对抗疼痛上,只有一点 点意识可以勉强的等待着男人的话语。
 
  「既然醒了,那也该轮到我实现诺言了——今晚异法会会进行一次绑架行动, 现在应该已经开始了,对象嘛,是你那位漂亮的女老师。」男人微笑着说出了最 后一条信息。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